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松原城市名片 > 民俗文化 > 民俗 > 文章
萨满舞
 

    萨满舞俗称“跳神”,是巫师在祭祀、请神、治病等活动中的舞蹈表演,属于图腾崇拜、万物有灵宗教观念的原始舞蹈。至今,在蒙古、满、锡伯、赫哲、达斡尔、鄂伦春、鄂温克以及维吾尔、哈萨克、柯尔克孜等民族仍有遗存。萨满舞的特点是:跳萨满舞的民族都居住在中国北部,曾有过或依然有狩猎与游牧的经济生活,语言都属于阿尔泰语系,都曾信奉过萨满教。

  一、萨满教与萨满舞

  萨满是萨满教巫师的通称,萨满一词源于通古斯语,意为“激动不安和疯狂乱舞的人”。萨满教起源于远古,据史料记载,中国北方古代民族的祖先,如肃慎、匈奴、乌桓、鲜卑、柔然、突厥、回鹘、黠戛斯等,都曾有过与萨满教有关的原始宗教活动。阿尔泰语系不同语族对萨满教巫师有不同的称谓:满———通古斯语族称为“萨满”,蒙古语族称之为“奥德根”(亦写作雅德根)或“勃额”,突厥语族称之为“奥云”或“巴克西”(或写作“巴赫西”)各族对巫师的叫法虽然不同,但其活动形式则基本上相似,所以萨满就成为萨满巫师的通称。萨满(巫师)一般都经过严格的训练,掌握各种法术与技艺。有些还掌握登刀梯、舐烧红的烙铁等气功绝技。

  萨满舞是随着原始宗教产生的,其动作则是从母系氏族公社———父系氏族公社发展阶段,对原始渔猎、采集、原始农耕、牲畜等劳动生活的反映。所以,从现在萨满的神衣(服饰)、法器(道具)、跳神(舞蹈表演)中,都可以看到原始氏族生活与自然崇拜、图腾崇拜、祖先崇拜的痕迹。

  二、萨满舞的文化特征

  萨满舞是萨满的跳神活动,它的文化特征体现在与萨满教有关的神话故事、请神的唱词、鼓的击打与各种法器的运用之中。另外在鼓的制作、法器的使用上,也反映出不同社会经济的发展阶段。

  萨满的服饰有很多的讲究,上面保存有产生时代的原始文化的痕迹;随着时代的变化和经济的发展,萨满对它们不断作出新的解释。

  萨满跳神的神歌,多是经口头传下来的,其歌词既反映出他们的民族心理,也是萨满舞蹈形象的描述。例如科尔沁草原上的蒙古族萨满(勃额)“请少布(鸟)精灵”的唱词:洪格尔少布卓盖,美丽机灵的鸟神,嗬咴呀。/心爱的坐骑交给你了,请快快骑上飞临,嗬咴呀。/梦境中遇见了你呀,梦你附入我的身心,嗬咴呀。/迷惘中看你飞来飞去呀,最后融入我的灵魂,嗬咴呀。萨满(勃额)在这些唱词中进入了神鸟附体的恍惚境界,并用舞蹈模拟神鸟的神情与动态。

  鼓在萨满舞中起着重要作用,它是主要法器,又是跳神时主要伴奏乐器。萨满认为鼓是坐骑,可以乘之飞升天上往返人间神之间,所以上面那首请神歌中有“坐骑交给你了,请快快骑上飞临”的词句。萨满认为鼓声具有神秘的作用,通过鼓声可以沟通人、神对话和请来各种精灵治病。萨满跳神时鼓点的节奏非常丰富。如科尔沁草原蒙古族萨满的鼓点中2/4、3/4、3/8、4/8、5/8等节拍,同一曲调中,“2/4与3/4、2/4与3/8、2/4与5/8、3/8与4/8等,都可以交替使用。”

  三、萨满舞的表演形式

  萨满舞(跳神)一般分为祝祷、请神、神附体、送神等部分,各族萨满表演的内容、所用神鼓与其他法器(道具)、神衣(服饰)可以分为以下三种类型:

  员、使用抓鼓,有专门服饰,上面坠以各种精灵象征的饰物,也有围以腰铃的。表演内容以模拟动物为主,如前述鄂伦春、鄂温克,达斡尔、赫哲、锡伯族等。圆、使用单鼓,有专门服饰,表演多样。

  蒙古族萨满戴有鹰、神树等饰物的法冠,内有红衬裙,外罩带有16耀24条飘带的法裙,从腰部两侧向后围腰坠有9耀12面大小不同的铜镜,左手持单鼓,柄端缀有小铁环,右手持榆木鼓槌。舞动时饰物叮当作响,彩裙随舞蹈飘动。萨满跳神时多为二人,一主一辅。边击鼓、边唱、边舞,两人交叉走圆场,舞步轻慢。神附体后,主萨满放下单鼓,在另一萨满击打的激烈鼓声中,双脚高跳,重踏,又向左、右两侧作平步连续转,技巧高者可连转百圈以上。有时还耍双鼓、刀等神器。猿、使用手鼓,无专门服饰,如维吾尔、哈萨克、柯尔克孜族等。

  舞蹈虽都带有神奇、肃穆色彩,但具有不少优美舞姿。

  在查干湖冬捕“祭湖醒网”仪式上要跳萨满舞。因为,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,郭尔罗斯孕育了灿烂的文明,并在不同历史时期,形成了不同的文化内容。农耕文化进入郭尔罗斯草原后,人口逐渐增多,要解决人的生存问题不能只靠一种产业的收获,需要牧业、农业、渔业多方位提供产品维持生计,这样逐渐把农业、渔业、牧业结合起来,也使当地群众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发生了改变。蒙古族人信奉的藏传佛教发源于青藏高原、蒙古高原,早期那里没有农业生产,畜牧业比较发达,牛羊肉成为主要食物来源。中原地区农业发达,粮食是主要食物。受藏传佛教影响,蒙古族人不吃鱼,而郭尔罗斯的蒙古族人不仅吃鱼而且捕鱼,这是由于当时郭尔罗斯农业和牧业虽然都已经存在,但都不发达,单纯靠农牧产品都无法满足人口日益增多的需要,而当时查干湖原住民长期以来一直以捕鱼为生,当地江河湖泊众多,渔业比较发达,吃鱼也就成了当时维持生存的一种必然选择。郭尔罗斯人接受渔猎文化一方面是生存的需要,另一方面也是对信仰的一次冲击或变革。

  为了找到心灵的安慰,他们就请喇嘛诵经,祈求佛教的认同,从而逐渐使藏传佛教的喇嘛诵经、查玛舞参与到捕鱼过程中来,逐渐演变成为“祭湖”、“醒网”仪式。“祭湖”和“醒网”

  身所体现的宗教都是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最原始的宗教萨满教。萨满教是阿尔泰语系民族早期信仰的宗教。其核心是万物有灵论、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。查干湖“祭湖醒网”体现的主要是自然崇拜,在蒙古人游牧文化中,最初的宗教就是萨满教,信奉自然崇拜,认为万物有灵。醒网体现的就是灵魂观念,认为渔网有意志和感情附着。蒙古族信仰藏传佛教,同渔猎文化是相冲突的,但到了一定时期,郭尔罗斯人逐渐接受了渔猎文化,并参与了“醒网”仪式,以至最后将“祭湖”和“醒网”结合起来进行。所以,在查干湖冬捕“祭湖醒网”仪式上,不但要跳查玛舞,而且还跳萨满舞。